晨曦驰翠临瀑墨村暮雨千溪唤雨秋意山径新泉烟树烟霞隐云钟灵毓秀意古系列之一意古系列之二意古系列之三意古系列之四意古系列之五意古系列之六意古系列之七意古系列之八意古系列之九意古系列之十意古系列之十一意古系列之十二禅雪境界楼塔村一角钱塘江边陕北写生之九校园印象雨加雪云起时天山行之一天山行之二天山行之三天山行之四天山行之五天山行之六天山行之七天山行之八天山行之九天山行之十天山行之十一天山行之十二
加载中
请稍等...
负责人
孔耘

孔耘 ,名祥云 ,字耘之。现为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绘画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浙江省美术家协会高校美术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理事,浙江省陆俨少艺术研究会会员,杭州市美术家协主席团委员,杭州国画院专家委员会委员兼院务咨询委员 。

1963年生于浙江青田。从事国画山水创作教学逾三十年,少时,曾随黔中山水画大家刘知白苦练山石树木亭台屋宇之基础功3年。后入西南师范大学从巴蜀名家苏葆祯学习花鸟山水。毕业后又入中国美术学院拜孔仲起、童中焘、卓鹤君为师,全面提升山水画之修养。期间,曾得国画大师陆俨少的亲自指导。 

作品
艺术主张:

        老子曰:“为学日益,为道日损”,近有黄宾虹“艺成勉强,道合自然”之语,无论是孜孜以求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再生,或是文化生存危机意识下的水墨革新到自我革新,亦或是渴望从不同角度不断刷新水墨艺术的审美体系去建设新的水墨平台,在鼓起巨大的艺术创造力和勇气,敢于从自己原来的层面、思路再次起跳印证气度同时,我们都需要培养呵护自然的一种人文艺术精神,籍尔通过“水墨”这样一种能够代表中国人思维模式和审美情趣本土价值观的特殊载体,来体现民族文化认同和民族意识培植,捕捉到传统文化在当代艺术领域内的发展状态,不需遑论如何创新和拓展源远流长的中国水墨艺术,相对激越于通过学术整理和推进来整体提升水墨艺术在当代社会的文化原创力和影响力的满腔热忱,可能更需要一种默默耕耘的心境。

 

艺术自白

        我画旅途中邂逅的山水,画我生活的郁郁芊芊城市。

        遥想孩提当年,贪乐恋玩,整日耽于林野涧谷而忘归。长成,憧憬美好、挥别乡关,转辗西东、写草雕篆,沉湎丹青。不料光阴似白驹,岂知童年成记忆。儿时遁途的山峦溪流已成屐痕,而今觅山访水竟成奢游…….,我只好,却总是,研墨弄笔、俯习寸阴,于方寸之地,觅回过去,勾勒未然,只寻得飞花弄晚,残雨添晴。

  由是想来,我对水墨设色的钟爱,源于对自然的顶礼膜拜膜和人生的乐以忘忧;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看人间,世态炎凉,劳体苦心。观山水,吟风咏月,养吾浩气。达成与以往、与未来的某种和解。古人云:“神与境合,忽然而来,浑然而就。”跋山涉水,搜尽奇峰打草稿。摹古仿今,遍览圣贤悟机抒。于是乎,任笔为体、聚墨成形。本草无聊,自怜其花;鸟虫不能,尚伐其音。纸绢之间,妆浓抹淡、染湿扫枯、写余心声,其乐融融,其喜洋洋者矣。结庐喧阗街陌,留意默山响水。若能自解桎梏,会当心远地偏、悠然而见南山——小春之月,一霞始晴,独峰初明——现代闹市亦存造化神秀。于我,计白当黑、取静于噪,以行为止、艺术旨趣尽在妙不可言之中。

 

 

近期文章

 

 

当代中国高等艺术院校中国画教学研讨会文章

            理解,不仅仅是桥梁

                                        

        身处21世纪人类历史转折点这样一个新时期,我们常常把关注焦点放在传统文化结构的解体和基本价值取向变化上,“创新”与“变化”似已成为艺术发展的当代性特征。而对于创新和变化的中国画主体的理解,对于如何创新和变化的理解,对于创新和变化的实践者的理解,却存在很多所谓多元化的解读。今日对于当代中国高等艺术院校中国画教学的讨论,教与学作为互为对象,占据更多主导地位的教学者,自应承载更大的责任。 不论是面对东方与西方,还是当代与历史,亦或是传统艺术与现代学生等种种差异,“理解”将具有重大意义。“理解”,会让我们以更为宽容的心态去看待中国画艺术本体,去了解当代学习者的个性形态,进而明晰中国画教学的当代特征;“理解”,不仅是沟通之桥梁,更是未来发展的通途。

        中国画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表现,浸透了中华哲学儒、道、释诸家思想;其稳健的精神内核保证自身拥有强大的生存修正功能,百年变迁在其千年时间长河里只是沧海一粟。我们不必把当代多元语境下中国画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刻意放大成生存危机。然危机论因何出现,并摇摆很多人的认识与行动?我们常常把责任归结于由全球化的“思维无疆界”、“东西方发展不平衡”等理念导致的西方观念的倾蚀,却往往忘记当西方正力图跨越原有“东方审美经验”的障碍来理解中国画艺术时,我们会否迅速、轻易丢弃我们的传统习俗、品味、民族心理和生活方式?当中国画艺术的最终视觉呈现失去笔墨而变为传统西方认知中的China——装饰品概念时,其根本在于思维模式和创作过程已自我解构。物质享受的全球一体化如果被贸然移植到精神世界,那么我们可能会与艺术生命本源欲行渐远,反映在中国画教学上则难免步入歧途,误人子弟。

        如何理解中国画艺术?用“上善若水”来形容中国画非常形象。千百年来社会环境、自然环境不断更替,中国画艺术形式也在悄然演变,然而建立在客观观察和及时捕捉基础之上的深入体察和心领神会是恒久的本源内核。当代中国画教学,关键不在于追求本体刻意求变,而在于能否培养学生具有把传统艺术放在合适的、可以引导当代人审美需求的“空间”里的能力!

        目前全国众多高等院校拥有了中国画艺术教学课程,加上社会专业团体、民间艺术群体,表面上汇成中国画艺术的极度学习与创作繁荣。我们真能培育那么多的艺术名家吗?如何理解认识我们的招人育人目标?我以为是存在比较大的误区。相对于中国画艺术欣赏对象的普适性和广泛性,中国画艺术本质是精英艺术,精英性是专业创作者的底线,这与作为大众欣赏艺术拥有大量爱好者无关。就如大量的业余围棋爱好者与专业棋手的区别,高层次的围棋博弈,基本上是少数人的游戏。当前不少高等院校中国画教学,已沦为一场参与者众多的“视觉盛宴”。在一个经济效益和规模效应占据主导地位的环境里,我们还能具有舍得的勇气吗?我们还会做减法吗?

        如何看待高等艺术院校中国画专业学生,如何理解他们的思想行为特征?作为中国画专业学习的主体力量,首先不可回避的是他们身上具有的电脑网络、信息传播等现代社会特征,他们的思维基因是混搭混血的,面对的世界是多元繁复的。我们需要寻找到中国画艺术的主要传承者,那些极少数的不但具有艺术潜质和欲望,同时愿意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在专业学习上的仰慕献身者。即使在毛笔作为主要书写工具的年代,中国画艺术也是极少数精英创作才能被承认艺术价值,虽然它拥有众多的欣赏者和学习者!去练习相扑而不愿牺牲体重与健康,日本相扑早就消亡了!相当的学生学习中国画是为了生存而非继承!摒弃滥竽充数者,培育拥有现代大学精神和强烈艺术精神的精英群体,才是高等艺术教育的真正王道!

        理解我们所需传承的艺术,理解这种艺术需要怎样的继承人,理解东西方文化对于美和艺术价值不会有本质认识差异,有助于我们稳定中国高等院校中国画艺术教学根基特征——继承为主,创新为辅,尤其是本科教学更应坚持继承学习。继承是指对于传统笔墨精神的全面学习,创新不是单纯表现形式的改变,也应体现在应用转化能力的培育上。艺术的奠基石本质都是相似的,显然的区别在于技巧和手法的差异,当你把握住自己的内心,改变自然会呈现在我们面前。

                                   

                                                                                 孔耘于庭云轩

                                                                                   2011年1月7日

 

 

 

2012届绘画系毕业生作品展序言

见素抱朴,持满戒盈

 

        在如今相对和平,稳定的时代背景下,艺术的力量源自哪里?往后的历史将留下今人的浓浆酽墨,还是澹荡廖远的艺术表达?艺术家对于生活的理解,是否面临着时代性的干涸与造作?沧浪之水固清浊无常,然明明如江月又何日我掇?

        “学于古训,乃有获”,相信数年的学习过程中,同学们对于这先礼中记载的诫言有不无深刻,珍贵的个人化体会。这便是为什么先贤时常推崇“越陌度阡、与世推移”这八字之经。带着这些体会,这些“古趣”,这些时惟被疏略、强夺,却被幸运的你我体悟、感受和保存的精神——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更须静心潜学,才配得以“沉吟”、“怙忧”自居。时人建事好仿古托今,然而手法与精神兼得者寥寥落落;谁知那些脱胎于文之至者的若干“艺术精神”,从来就不是什么世间罕物,更不该被视为与凡俗生活格格不入的空谷幽兰。希望大家常保学生生涯中安学亲师、乐友信道的态度,藏于学,修于学,息于学,游于学:因为朴素的心趣和性灵,是将自身寄托于精淳的,高贵的,真正的艺术生涯的前提。

        2012是神龙在水,吉祥止止,极不平凡一年。望各位同学在未来的学习,事业和生活中收获理想,实现属于自己的“腾飞”。 

 

                                                                                       孔耘于庭云轩  

                                                                                                           2012年4月24日                    

                         

  

 

2012年研究生写生作品展序言

 

        无论学画作画,皆贵在虚静。虚静于人则耳目聪明,从容率情;于画则烟霭天成,伏采潜发。倘若作画者心思狂妄且疏于自律,或是郁结怛惕于造景之苦,纵使游历山川时意溢情满,于画何用?每一幅好的,妙的山水画背后一定是艺术家长日里的勤习与修养。如能保持采风过程中已养成的静观的好习惯,再贯以谦和宁静的心志,生息为化,藏而后发,则思画构画不但不使人神疲气衰,反而大快人心;成画虽含蓄而隐秀,貌似随意却浓纤具妙,画中之气息坚而难移,凝而不滞。

 

                                                                                       壬辰冬月孔耘于庭云轩

 

 

 

欧洲文化之旅

                               

        这次为期一月的欧洲之行短暂且愉快,所到之处莫不在我心中留下或深或浅的印象,在此将旅程与大家分享。

        首先这是我第一次踏上欧洲大陆,第一次亲身感受这片陌生的辽阔土地及受其养育的国民性。此行使我更懂得珍稀和爱护我们现有的精神与物质生活,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冬季的旅行经历总是特殊的。比如荷兰Arnhem工作室外的天际线一直是湿润的,天空黯淡,少有光和云彩。听说过柏林有名的冬日阴天,不想这种果然光景顽固地跟了我们旅行全程。首先这座荷兰城市清洁,安静,不失美丽。可能是语言交流不通的原因,感觉一切人与景皆美在静静的,不相互干扰的性质里;却依然是这种平淡而轻盈的洁净给人以相仿重量的担忧。本城的浅浅的静态感与使我本次旅行十分欢喜的荷兰小城Utrecht相仿——斜倚的facade们轻靠在一起,倒映在水面上,究竟是穿城逶迤而过的旧式水路,还是因为雨天路面凹陷处聚积的水洼,并不如想象中重要。建筑低矮,精致,秩序井然,即使是由于建造在人工陆地上而逐渐塌陷变形,也似乎在一种默认的礼貌中有序地倾斜,且能惊人地做到不会因此灼伤生活。这在汉人的世界中是闻所未闻的,我为之惊叹。和阿姆斯特丹一样,即使华灯初上的时候,喧闹和商业气氛仍然挡不住那些沿河小景特有的顾影自怜。是怜爱,却没有哀怨;毕竟这是一个曾为汪洋的童话世界,废墟上重建的玲珑。

        之后来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依旧的阴雨天,不压抑,也不自由。在政治动机上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主创性的小国,然而历史中即便是满写着欺凌,利用和背叛,却仍然不紧不慢地“过自己日子”,“并把这日子这么过将下去”。此类“逆来顺受”又是汉人闻所未闻的,我再一次为之惊叹。此地被赞美为“小巴黎”,究竟是一种悲哀还是无奈,显然不在市民考虑范围。走在雨中,我学到了许许多多的建筑常识,亲眼见到了许多历史上重要建筑风格的交错演绎,感到十分幸运和快乐。作为欧洲建筑史的“学生”,在此便不妄自举例说明,不过所行之处繁复无比的美带给我的震撼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顺路南下我们游览了举世闻名的,被称为“永远像第一次来到的”巴黎。匆忙的四天中游览众多巴黎的著名景点,法国式的傲岸与“恃才放旷”使我们头晕目眩。匆匆步行而过塞纳河“左岸”,感受了这条著名长河之阴岸的凶顽与暴戾。远处的铁塔果真如巴黎人所称的钢铁怪物,细高的梧桐树亦给人一种强硬的不安定感。向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大城市一样,这里高档住宅区和贫民小区形成戏剧性的巨大反差,在壮丽的宫殿和大桥前人类的身影显得如此渺小稀疏。 关于武力信仰的陈设使人不得不想起十八世纪英国著名讽刺画家James Gillray的名作French Liberty,British Slavery,画中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法国人、Liberté的前卫信仰者正在残火中温暖他的双脚,然而发誓捍卫自由的他仍然口中叫着Liberté已将法国变为一片漫溢着牛奶和蜂蜜的乐土。讽刺的是,巴黎那扇著名的凯旋门孤零零地矗立着,依然讲述着有关个人英雄主义的成人童话。有趣的是,我们幸逢本市著名的“圣诞市场”,市场里品目众多,琳琅满目,使人感到了这座大城市的浓烈而欢快的生活气息。巴黎街道中的人文景观无一不展示了依然沉浸在19世纪资本主义飞速发展的“美好年代”中的法国民众之心。景点中值得特别一提是安葬名豪无数的城市公墓和位于德国信仰区的Saint Germain des Pres教堂,建筑氛围凝重稳固,相关保存工作十分出色,教堂内文物无数,依然发散着当年久浸于宗教于哲学热忱中的“排异”气质,令人驻足、屏息。这种感受是在到访者每日爆棚的某些著名宗教景点中欲求而不得的。

        而后我们向东走一路来到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小城奥古斯堡。这个低调美丽的历史古城中有着无数精彩纷呈的教堂,礼拜堂,街道和奥古斯都时期的遗物,包括古罗马的城墙,水道和碑铭。“奥古斯堡”这个光荣的名字在小城独特的傲气中继承,况且这是一种不顾影自怜的,也不讨嫌的“孤傲”,算得上是可爱的吧。这种城市荣誉感深深根植在每一位当地的民众心中,比如当你看到所谓“洛可可”式样的繁枝复叶,和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讲述基督故事的连环画,心中着实感到的是虔心而往的市民用辛苦钱在集资赞助,而不是某位徘徊在二、三流的画家的又一轻车熟路的劣作。另外,小城对于古典气氛的营造下了一番苦功,不仅耐心地经营着古罗马留下的一切痕迹(而这一直以来都并非易事),且在一种模糊的、皓洁的、抽象而又诚实的自我认识中也将日子平静地过下来。屋大维和耶稣到底带给小城什么?也许谁都说不上来。然而即使是这些细节使得人们略显局促和慌张(实在是无关紧要),也正是这种对于历史固执的尊崇,使得这个小城与政治意味极浓的东西德其它城市区分开来,不但因其崇高而可爱的历史观,也因其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吧。

        如果大家肯认真作一回欧洲旅游的“小学生”,将导游书捧起如教科书般善意对待一番的话(只需片刻),接下来的城市我将不便赘述:有着怪诞浪漫的巨大音乐盒的慕尼黑、依然在勃兰登堡门“演奏”着军歌旋律的现代化城市“伟大的柏林”,“无忧”的波茨坦,摩天大楼林立的法兰克福,东德代表德雷斯顿... ...最后我们来到了奥地利的维也纳,听歌剧,吃蛋糕配咖啡,又懵懵懂懂地做了一回欧洲礼仪的入门生。“百毒生于浓”,浓烈了视觉听觉的我们,也急迫地想家,想念那个与妆点地令人头晕目眩的参差殿阁相比,空空洞洞,朗朗惺惺的家园;在以无慎于嗜欲、饮食、忿怒、寒暑、狂思、烦劳标榜自我的姿态中,我们迫切地思念着那些在小春之月,小草之无聊,小鸟之自矜其舌下能喜作诗画,在民族的命运受到威胁的时候能以“书生践戎马之场,以将军翻文章之府”的先人们;在某些使心身无所栖泊,耳目无所安顿的文化信条的宣传中,拖着疲惫的身形回家。

 

        

                                                                                                      孔耘于庭云轩

                                                                                                        2013年1月19日

 

 

2013届绘画系毕业生作品展序言

后现代的歌辞

 

        言诗论画,长求新意——我们所处的时代却显然不再奇缺“新意”。转眼间,关于如何将这个时代适当地冠以“现代”或“后现代”之分的争论已逾半百,在艺术哲学领域内一切既成观念皆为潜在质疑对象的“现代”,唯一不被质疑的却是“后现代”游走的无定性质。当下艺术家们正游走在这样的景幕下,“或鼓,或罢,或泣,或歌”。思前辈习艺作画之关纽而唏嘘,然钦佩之余莫不侑觞于后现代之奇技淫巧,唯恐不得颠覆一二,悖逆上下。警言固逆耳目,以告深于义味者,值当一诉。但知青莎杂树、重山复水之英华俊迈,其苍茫腾倚之势,从容涵泳之自然气象, 又何异于古时月乎?意欲复于古而不得者,羁于其“意欲”也——逞弄史谈,跻攀屈老,狂思枯想,何得日益不憔悴?浮烟涨墨堆砌之作,至多为古意之馀创。实则平而见奇,常而见险,陈而见新,朴而见色,若了明月似霜,好风如水之理,面临上品佳作方能斟酌其英华,则象其从容。不求掀揭宋元,凌历骚雅,烨然一世,但求倚瑟而歌,不负其辞谣!意在言先,亦在言后,与同学们共勉 。

 

                                                                                                              癸巳年 孟春 

                                                                                                              孔耘于庭云轩

 

 

 

2014届毕业生作品集序言

 

        观今之艺坛,玉垒浮云,锦江春色,不大瑰丽暄腾乎!粗看之,万景皆实,细察之,万象皆虚。或呈古典巨匠之凌姿,忧沉顿挫,涸盈震撼,或纳古代佳作之小美,情缘事起,工致琅然。然终为凌空驾语,漫天散花,虽不伤大雅,得其大美者亦鲜也。自谓博采古今,缔联中外,庞通俚俗,自成一家;更有甚者,自立其身于诸公之上,沾沾自喜,不知其止步学鳞。而古意高妙,正不在此也。艺之大美者,大率务朴而质直,不过就其所见所感,触目恻心而为之,何尝炫冶标异?今人勤恳好学者有之,灵巧聪察者亦数。阅历渐富,技艺既娴,下手则能活其死者,虚其实者,仿佛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实则炫耀诙诡,假涂于陈骸弃骨,鳞次于残膏剩馥,天吴紫凤,颠倒裋褐。此乃今艺坛之毒害也!初视之,洋洋大观,似兼备传统之艰深诘屈与后现代之锵然呐喊,骨飞眉舞;回首再看时,却是花妖木媚,游墨戏花,纵使作陈宗列祖之态,终是争投时杂。中情真趣,殆不可晓耳,惜哉!
        岚为山泽,波为水文,欲作上乘之艺术品,须意、趣、神、色并重也。此四物不可强纽也。今欲承古品之美者,不患于辞采不雅,然患于太袭;鲜患于技法之荒疏,而常患于无有自得。无有自得则不至,学不至者只增丑耳!按部填词,刻意凑泊,虽工极然文艺併失。噫!其在文明之世而不得艺术之真传,非曰不工,质不至也。汉魏六朝,各有其至,而蜜生于花,酒出于酿,今脱化于古,自然之理也。学于古者,宜水涨思决,醉时忽醒,水极则澹,思极则空,否极泰来,了然于胸,方得清浊同流,雅俗兼备,絪緼玄黄。
        习艺之人,亦当日三省其身也。虽喜谈旷逸而足以出世乎?意欲澹远而足以论物外乎?言必清虚而终致解脱之场乎?虚不成虚,实不成实,艺术家之丑态也,望操瓢者自警也。
                                
                        孔   耘  
                             甲午仲春于庭云轩
 
 
 
 
 

2015届绘画系毕业生作品集前言

 

        绘画是视觉化的语言。自上古起,人为视像艺术与人类文明史便携手骈行。昔者借绘画艺术跨越语言、政治、地理,乃至时空的鸿沟以交流思想感情,试问在此类排障、差异日渐瓦解、消融的全球化当代,视像艺术该如何被解读?作为艺术工作者,面对纯粹艺术与通俗艺术不可阻挡的并存应当欢躍抑或冷对?在各种艺术“主义”的泛滥下,艺术家摆渡在个人意识与公众思维试图取得沟通与和解的岸渚,绘画创造将服务于谁?这些疑问在艺术界已被提出数十年,我希望它们依然将是每一位毕业生往后“辗转思服”的难题。每读昔日艺术家之传记,无时不慨慕其节。今从艺术产业者,不免废身机务,沉湎酬答,往往言语轻肆,遇事辄发。终日处鸣聒障耳、嚣尘浊烟,自谓降心顺俗,咎誉不惊,更有自视此为“艺术人生”者,吾纵惜其才,贵其性,尚不堪为其护短。望未来的道路能重赏以志为乐,能相始终,“不改其乐”,以无为为贵者!吾闻过有并介之人,与一世清浊同流,外不殊俗,而内自观者,山林岩栖也好,处世佐政也罢,有入而不返、处则不出之气概,想其为人,今以此自勉及与诸君共勉耳。 观二〇一五届绘画系毕业生作品,我感到十分欣慰与骄傲,希望各位不辍勤学,长才广度,待到荣华近身日,从之离之,无所羁畔。

 

                                                                             孔    耘

                                                                                    乙未(2015)年春于庭云轩 

 

 

                                   
 
 

君子之质,博奥之才

                                                    ——砚边点滴 ​

        吾辈既生于古人之后,号列专名之家的古代画作少说便不下百十,浩荡流转,更不消说馀下晚近者之多。数百年前的文届前辈业已发乎内心地感叹 “不为古人所束缚,诚戛戛乎其难”。 作为现代画家,自然更难忽略在创作过程中来自传统的巨大影响。童中焘先生于《要牢固坚守中国画的中国特色》一文中痛心疾首地感叹现代画家 “在传统高峰面前,真的很少有值得自豪的东西” -自诸子时代以来,自叹己身之不比古人似乎已成为我们学人的一种 “传统”。比如每次我翻阅黄宾虹先生的文及画作都体会到什麽叫古人所谓“降心低首”:先生作品中日趋于静的气息,高简之格调,矜庄之风度,不唯众后人所不及,而视其同时期之作,亦有天机人事之别。在“传统高峰”的叠嶂下求传承,求新生,实为不易。对于这个问题我常常有一种“天真”的想法,私以为笔墨之道,关乎画作者独有的性情,造化。偶尔允许自己“跳出”画作技法表面,寻找画外的故事,试图了解、还原这些故事中的人对于真正理解中国画的传统精粹非常有利。古今事异, 现人诚然不必仅仅因差异性而自寻苦脑。我以为这种由于时空间隔而产生的”落差感“是可以在尝试中被克服的-- 既然我们不能绝对地回到过去与古代名家切磋艺业,至少可以相对地还原古人胸臆中的画境,正所谓取笔墨之材于古人,“精明其神裡而不袭其样貌” 也。我们所处的时代,现实生活的内容要比过去丰富複杂得多,以体验入画的方法可以丰富中国画的语言,扩大中国画的表达功能。取诸家之材,习诸方之炼格,举用其切于现世方俗的部分,同时不妨触及古人未有之物、未开之境,耳目所历,皆笔而画之。不求落笔而言宗旨,不强求每卷画都推陈出新,而是把现代人相对于古人多出的经验、体会、感悟,在慎重思虑后由笔墨传递而出,驰骋之,变化之,反酝酿于胸襟者,必有所寄。一物一事,一草一木,雾霁云雨,田舍村落,乃至现代建筑,当下的物态人情,皆不妨引申触类入画内,意感犹生,自有动人之处。

       ​ 这当然并不等同于鼓励试图将当代中国画画艺脱离历史单独发展的行为,恰恰相反,我不论在个人学习、创作,还是对学生的引导中都异常重视培养 “师徒关係”--即长期培养己身“为徒”的虔诚姿态,以师自然,师造化,师法,师古,亦师同时代乃至后辈中杰出灵秀者。在这里我想就探索古法中笔墨的深刻含义,及临摹古代名家经典说一些我的体会。画画要掌握“伸缩离合”之法。黄宾虹曾说:“以自然为极则”。 作为画家游历名山大川时,我时常提醒自己要以无限“缩小”的,谦卑的心态融入天地自然间,写生时以徒步探寻山林古道,访察当地人文为主,而不是贪图依赖现代科技,比如摄影摄像的快捷。返回纸前,则坦然大方,将脑海中观察祥审而得的自然姿态铺张笔下,在最放鬆的状态中使心中丘壑得到无限 “伸张”,作数幅而取最得自然神色者 --此谓 “伸缩”法。在取用古法以自成“气韵”的过程中则需用 “离合”法。观古人笔法,如取鳖于瓮,更如探玉于璞,欲通幽处必由曲径。观前要先熟练掌握基本笔法,将所谓“陈言旧语” 看透,沉淀于心,以防画技巧过于浅显而使画面透露不适当的“脂粉气”、“官吏气”。学习时,必先将缠绕笔端的常俗墨法 “离却”,省去,方见得其真意。此谓“离法”,专名以探笔墨之道。黄宾虹先生说中国画“有法而不言法”, 又说,“用笔用墨,未得其法,则气韵无由显露。” 可见作为展现抽象的“气韵”所必须具备的笔墨之“法”不在表面。通过“离去”的途径,从一名只道从表面功夫中固守师法的“画匠”逐渐成长为一名真正潜学的,反覆记忆诸家笔墨的灵活的习古者。初观诸位名家大作不免惶然,此时便宜调用 “合法”。何谓 “合”?日夜写旧人笔意,时日愈久,习之益精,待胸中豁然明朗时,正如开凿拙璞探得醇玉之日,其豁然畅朗之处不正是因为自身已穿越时间、空间的阻挠和原作者的性灵取得某种意义上的“合体”乃至“合作”吗?以上乃多年研习及教学的小小经验方法,暂且名之““伸缩离合法” 便于通释。

        ​现人之习古法,常令技法浮于画意之外,将古人“家当”尽行排列,或重新积聚,胡乱取用诸家之材,颂扬失实,鲜有写其心之明者。刻意争奇,欲疾驱则愈离黄宾虹先生所强调“真法”愈远。古人云: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沉着之人不为浮作,温厚之人画面亦不薄。所谓“意在笔先,神馀象外”。性情不同之人落笔气格迥乎不同。每个画家体性、经历皆是私人的、独特的,而这个体间的不同处正是使艺坛生生不息的源泉。我认为一名优秀的画家可以将自己独特生命中所明之理,所用之器,所遭之局势,所遇之甘苦,人物交情之浓澹,乃至于一切陈陈相因之象,皆借一芥一子发于笔下,让个人的生命以水墨的形式在纸上得到“再生”,“不名一格,不专一体,不失为我之画境。” 果真如此,若能自写性情,未必求胜于人,然而个中用情之深,溢于水墨表面,若隐若现,而欲盖弥彰者,在某种角度已为个人之绝响。不过,若论写画家性情,也的有自己的规律法度,不可超越一定的格律限制一味自由地“抒发性情”,以“求真”为掩饰驰骋放肆,无虑地凋饰所谓 “个人特色”,譁众取宠。情动于中才是借物写心的高境界,也是说不但要做到 “无感便无书画”, 更要做到“有所感而不能微妙则不落笔”,后者对画家的自律性及自我认识的程度有很高的要求。

        ​最后,我想就技法上简单地谈一谈一些个人的体会。总的讲来,自勉自律,避免落笔平,钝,浅,狭,求精,密,纯,正。我作为女性山水画家,私善舒卷而窈窕,澹雅而重视平衡感的墨色陈置,以求用画面表现古人所谓“君子之质,博奥之才”,用笔墨表现古典中国美学的泱泱大风。由于时代特色,近人对天地万象领悟不足,与自然气象“交际”不深,不免有穿凿愈工,风雅愈远之嫌。在画面佈局中需谨记、借鑑诗书创作 “微言达意” 的道理,以实在的,脉络井井的佈局 胜浮夸的“空中楼阁”;综合笔意则避免轻羸、困弱,求沉邃、缜密。正所谓 “飘风骤雨,不可终朝;促管繁弦,绝无馀韵”,同理反观习画作画,要用耐心,虔心,下长期功夫,从笔墨中求见执笔之人之真性情,落笔时代入个人理解,徐徐开展,才能创作出为各界观者喜闻乐见,予人精神享受的好作品。几点愚见,见笑诸方,望与大家一同进步!

 

                                                                                      孔 耘 于庭云轩

                                                                                             2015

 

 

 

 

 

2016届毕业生作品集序言

 

        最近我们常常欷歔于平实生活中遗漏的“诗意和远方”。艺术专业的同学有幸将这种诗歌化的理想系统地融入对于现世抱负的追求中,雅人深致,独领风骚,何不羡煞旁人!

        然在成为众人眼中备受瞩目的人格化的“诗意”的同时,大家亦了解这条通向状似抽象而高尚的追求之路的种种艰难晦涩之处。这点尤其为研习较为冷门的艺术科目的同学所体会。对此我想对同学们说,实验性地、坚持不懈地追求艺术和美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小众事宜;公众对于相关领域重要性的认知往往凭借文化记忆、文化因素。中国古典哲学在发展中一向为美学所薰陶、影响,对美的特殊解读方式便同基因一般被写入古老的民族性中,并不断在后人的觉悟中传承。近百年来理性哲学、科学探索、以及全球商品化推进了艺术教育和艺术品市场的繁荣,但也牺牲了感性学科,尤其是宗教、艺术的天真性、自发性及朴实性, 将艺术理念引入某种看似奇幻诡谲、高不可攀的“境界”。在这样的趋势下,欣赏我们同学们的毕业成果时很多观者习惯性地将这些展品理解为玄妙的符号,或是一种超脱生活的文化形式,而不知觉它其实也是艺术家取材于个人生活,聆听内心声音后的人为创造——犹如构建一座园林,“叠石成山,栽花取势”,每个作品的诞生都浸透着平凡而又深刻的智慧。的确,诗歌和远方,艺术与生活,一切皆为无常者。然“美”亦乃不可名状者,不可企及者乎?即便如此,即便城市生活如何钝化了许多人的对美学的敏感度,即便许多古老的艺术遗产正在被遗忘,对美的追求依旧是引领我们艺术家前进的永恒绫波。

        老师最后再次引用近日广泛流行的一句话鼓励大家,希望大家以此自鉴——心有狻猊,细嗅林檎。同样地,也预祝各位毕业生的艺术理想在“林檎”间植根、安蒂,五色纷披,各成异彩!

 

                                                                                                    孔耘三月   庭云轩

 

 

 

 

 

2017届繪畫系毕业生作品集序言

 

        2017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國際事態不斷激盪、演變,即便不能直接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創作,也如難解的夢境般盤踞在我們的腦海中。較為“入世”的人們爭辯著文明的新導向,亦有人習慣性地感慨歷史重演,借古諷今。更有愈為淡然出世者,飄然往向凡俗一瞥,乜斜雙目道:世間之事大抵如此。與此同時,藝術家們應當向何種態度傾斜,如何以一種固定姿態,大發其論?未必有益。在紛亂的時代背景下,共同為藝術事業奮鬥的我們已然自覺地承擔起追憶過去、光復往昔、展望未來的工作,彷彿義務一般!藝術語言和視覺工具恰同穿越時光的明鏡,映照出歷史中的某個令人神往的片段:是時河清海晏,月白風清,天花滿城,聖壇邊地; 智者言寡,卻字字珠璣,聽眾心領神會,正所謂 “縱有千言語,不如一默”。哪見今日從商政兩界蔓延至藝壇的對於雄辯,乃至詭辯的崇拜?聒躁總惹人心煩。在此希望能借助這篇微不足道的小文告訴正值人生華年的優秀藝術家們,既不應悵然於世、固步自封,或過分強調自我管轄,自抑於虛無的所謂藝術空間內,因為“安分”有時也僅僅是一種空論。同時,也大可不必在時代召喚下產生一種新的憤慨、新的不平,以為文路不易,遺筆棄墨,高調地改調易弦,勃然奮起。望知成、住、壞、空,塵勞種種,非三界異事。既非奇蹟,何費口舌心智與之搏鬥?平常心最好。更希望大家自比為通往深幽仙境的道上稀客,在悠悠藝路中不忘感激父母老師的滋養、支持與鼓勵,珍惜人生中異彩閃耀的高朋奇客。 畢業許多年以後,若依然能在午齌晨粥的閒暇時光中感懷師長往日的指導,同時在盞茗爐香的新環境中携佳侶話奇,上堂下座,規矩方圓;鐘鼓饌玉也好,薄菜寒泉也罷,三界逆旅,妙趣無窮,此來便不辜負老師對大家的期冀!更望技藝高於師長,以藝術境界勝人,切勿愛聖憎凡,切忌自生退屈。 與往年一樣,今年也祝各位畢業生常發初心,才情兩悅,路途坦蕩,人生圓滿。

 

                                                                                                                      丁酉年甲辰月 孔雲於庭雲軒

 

 

科研及获奖情况:

版权所有: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国画山水临摹 黔ICP备11002969号-1 Copyright (C)2011 www.jpkckx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灵睿品牌设计机构